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银幕之爱的初恋  

2005-06-21 13:3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LesAmants(TheLovers)】,法国,1958,导演:LouisMalle。

  记得刚到美国时,打开电视听得似懂非懂,只觉满眼粗鄙,无甚可看。每晚回家,又过了几个大台的新闻节目时间,只见地方台对本地芝麻大的事当西瓜捡,喋喋不休,心想真是苦也,不知到什么与世隔绝的地方来了。有天半夜,偶然播到一台,黑白片,说法语,配字幕,没头没脑几个镜头就很有意思,摄影简洁,宁静致远,正是鄙人当时心情所缺,简直有如荒漠甘泉,于是看将起来。

 

  我是习惯于看外国电影的,这个外国是指各国。到了美国小城,乍一下不知那里去看别国电影。电视正放的大片,恰恰又都是极难看的,弄得整天叫苦不迭。初到遥远异地,人都有些昏头涨脑,这种万籁寂静之中,忽看一已在进行中的法国黑白老片,更有点如梦似幻的感觉。

 

  电影中一对外省夫妇,男人工作繁忙,女人作家庭主妇,渐有烦闷之意。恰有女友嫁做巴黎时人妇,邀其作客。女人为巴黎的声色犬马所迷,并被一花花公子追求。男人略有所觉,却化被动为主动,干脆请女人的女友及花花公子一干人来家作客,摸清情况,再作计议。看到此处,忽然转了台,原来,我是在自己的卧室中看电视,电视跟客厅那台相连,同享一个有线频道,是室友回来转看别台。我却反正睡眼惺忪,于是也不理论,胡乱睡去。

 

 第二天醒来,有事要忙,也没功夫再想头天夜里的电影,只觉做了个没头没尾的梦般。而且,我那时焦头烂额,也没功夫关心那法国外省悠闲少妇的生活,她是红杏出墙了呢,还是与丈夫重归于好。又是数劫岁月过去,我已人在纽约。有天,在图书馆里翻看录相带,拿出一盘路易·马勒的《恋人),定睛一看,不正是那几年前昙花一现的游离之梦吗!怪不得当时一看就感觉不同,原来是出自路易·马勒的手笔,而且女主角是法国新浪潮电影的掌门女神让娜·蒙罗(JeanneMoreau)。

 

 我于是急忙借下,回去重续前缘——我最喜欢这种缘分造成的欣赏,对有这样缘分的艺术品,你可以乐享偏见。重头看过,居然喜出望外。很多成名导演的处女作,资金所限,故事简单,人物场景也少,可就是拍出了味道,比那导演成名后的作品另有种天真之态和原创力。《恋人》则是路易·马勒的早期雏凤之作,自有种清越之声,今天我们看遍了各种爱情麻辣烫,《恋人》的天真纯粹,简单朴素,倒一点不显扭怩作态,反成空谷绝音。

 

 那些古典的、月光溪流之夜的画面,勃拉姆斯激情的乐曲,让娜·蒙罗白色睡衣的形象,交织成一首流畅的电影诗。路易·马勒是一位银幕诗人,《恋人》是只有他青春时代写得出来的纯情之作。楚浮(Troufaut)说它是法国电影银幕之爱的初夜。四十余年后的月光,或许还是一样的清朗,用林徽因的名句,该是只有人不见

 

 某年夏天,纽约的法国文化中心举办法国情爱电影影展,《恋人》也在其中。当年它被称为有伤风化,面对九十年代家常便饭般的玉体横陈,《恋人》真是昨夜星辰昨夜风了。《恋人》是我盲目中得来的银幕之梦,而这银幕之梦又讲的是盲目中得来的爱情之梦。残梦中的情节,我只记得少妇的外省生活,间中出现一位巴黎公子。中断多年续看的效果,是悬念拖长,我不经意的线索却成了真正的故事——这才是让我觉得了有点意思的原因罢。

 

 女主角最后爱上的是一位风雅场中的圈外人。陌生客,也许是导演的自画像?这打破了我记忆中可能的情节发展,方才知道导演的本意。这拖长的间隔,成了一种剧外再创作,成了我看电影的故事,而那电影故事,梦中之梦,也方才更增加出一点效果。正如初恋是永远不可重复的,这样的电影也是不可重复的。只有偶尔的月光之夜,有梦袭来,我们得以在记忆的溪流中,触摸一缕过往的清辉。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