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述说玛丽莲----他说/她说,过去/现在  

2005-07-10 23:4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玛丽莲·梦露嫁过一个名作家。而且据说她的阅读目标不低,床头的书架上有托斯托耶夫斯基和福克纳。也许因此美国作家之无法逃脱玛丽莲的魅力,似比一般大众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这说法可能也太夸张了点,但是起码以诺曼·梅勒在梦露死后为之投入的文字精力来看,这说法还不离谱。也许他的同行,一个不以“硬汉”风格著称的犹太知识分子型的阿瑟·米勒却赢得了这位美国男人为之疯狂的性感女神的芳心,他,诺曼·梅勒,大男子气概的,自我膨胀的,从举止到文字都追求雄性的诺曼·梅勒,却……啊啊。所有人都分得一勺羹:从前棒球明星,到现任总统和他的助手兄弟,从赚得亿万的电影公司(她是合同演员,她从她自己的形象中得到的报酬少得让今人无法置信),到亿万观众。梦露死后,她的作家丈夫阿瑟·米勒保持了某种前夫的尊严,话说的少,而梅勒却似乎被唤起了激情无限---或者迷恋无边。他写了一本梦露传记(Marilyn,还不够过瘾,又写了本半事实半虚构的书---还是关于梦露(Of Women and Their Elegance。诺曼·梅勒,这位经过女性主义时代而显得有些过气的,在玛丽莲时代最最典型的美国男性作家,他的玛丽莲应该是那一代美国男性心声的最佳代言。是的,诺曼·梅勒是这么说的:玛丽莲“漂亮,宽恕,幽默,顺从而温柔……她不讨价还价。”

 

诺曼·梅勒比较不幸,因为他正风光的时候,赶上了女人造反,梦露死了,她的时代也跟着死了。在诺曼·梅勒之后写梦露最有名的是美国最著名的女性主义作家/媒体人葛洛丽亚·斯坦尼姆。让她一说,对于男人,梦露是“提供乐趣但不含挑战的孩子-女人;一个不判断也不索取任何回报的情人。她扮演的角色和她的公众形象都体现了一种男性对女人的希望---天真,同时又在感官上成熟。” (《玛丽莲:诺玛珍》Marilyn: Norma Jean

 

玛丽莲·梦露生前自己对她的公众形象的述说也是这样的:“事实上,我受欢迎似乎几乎完全是一种男性现象。”

 

斯坦尼姆指出,事实上,梦露去世后若干年,所有文章和书籍几乎都来自男性作家。男性一方面把梦露奉为性感女神,同时又强调她的缺乏教育,缺乏逻辑,以及“红颜祸水”。反而是女性作家对梦露寄予了同情,梦露死后十几年兴起的女性主义运动倒有助于延续了梦露的传奇,因为女性主义运动帮助妇女认识自己的力量,倾向于互相帮助。从小无父失母,儿时受过性骚扰,婚姻失败,怀孕流产,梦露在她们眼里,成了男权牺牲品,受同情的对象。关于梦露的最新虚构叙事文本,又是来自美国女作家的---高产写手乔伊斯·卡罗尔·奥兹洋洋洒洒厚厚的《金发》(Blonde),以梦露生平为材料的小说,重写诺玛珍演变成玛丽莲的故事。在这里,奥兹以意识流的笔法,赋予梦露内心的声音。玛丽莲对奥兹做为一个女作家的吸引,颇有种她的故事几乎是“女性经验文本大全”,对于写作高手奥兹是一种挑战也是一个过瘾,因为奥兹在这书里几乎实践了所有文体。

 

今天,美国男性作家再写梦露,也不再是诺曼·梅勒式。女性主义运动永远改变了男女叙事的版图。今天,流行的观点是梦露是永恒的孩子/女人的结合体,极度的脆弱与被夸张的性感的独特结合,使之成为男性社会最著名的性感女神。尽管她的形象不断在被借用与指涉,但是不会再有第二个梦露,因为不再有她的时代。

 

最典型的例子自然是玛多娜。玛多娜在后现代与后女性主义时代最成功地借用了梦露的形象---什么都不缺,头发,衣服,风格---只减去一样:脆弱。“梦露用诱惑来为男人提供他们想要的,玛多娜用诱惑来达到她想要的---时代的区别,并使玛多娜成为少女们的偶像。”( 斯坦尼姆)

 

今天的男性作家又如何说?《新闻周刊》20028月纪念梦露逝世40周年的一篇文章《变成玛丽莲》就出自一位男性作者之手。首先,这题目就是属于今天这时代的:变成玛丽莲。今天的男人也不再象诺曼·梅勒那么天真,以为银幕上的玛丽莲,梦中的玛丽莲,就是生活中的玛丽莲,本质的玛丽莲。《我们所知的一切:玛丽莲梦露读本》(All the Available Light : A Marilyn Monroe Reader一书里面有一女作家关于梦露的文章,基本沿袭葛洛丽亚·斯坦尼姆的解读,只是带有后女性时代对于性因素的更加坦率:“美国男人渴望失去控制,被一个丰满而曲线辉煌的女神所诱惑,她枕头一样柔和湿软,脆弱而天真,同时又燃烧女性磁力,将之引入性的神秘。”可是写《变成玛丽莲》的David Gates先生以今日流行的影视现象质疑:美国男人还渴望玛丽莲吗?美国男人还相信“玛丽莲“吗?起码,美国男人知道 “玛丽莲”之下有着一层又一层的包装。这个时代的银幕没有女神---有的是《漂亮女人》里的脾气,《致命诱惑》里的摧毁,《性与城市》里的洞察一切,《艾莉·麦克比尔》里的神经兮兮,《藏龙卧虎》里的力量绝技。

 

所以,对于David Gates这位男性作家来说,以性感女神的方式解读梦露在今天已经没什么特别的相关意义,倒是对她的形象属于后天建构---连她的名字也属于发明---的领悟倒是与本时代息息相关。不但公众人物是一种媒体,公关机器,影像等等力量促成的虚构,我们每个人自己也随着家乡的消失,迁移,随着潮流与趋向,不断发明着我们自己。最让玛丽莲痛苦的,是她成为性感偶像的同时也失去了她做为普通女人的真实。今天的“芙蓉姐姐”们呢?都还在希望摆脱普通,进入虚幻的辉煌。

 

葛洛丽亚·斯坦尼姆对梦露现象的另一个解读也颇具说服力。为什么那么多好莱坞女神都没有梦露的神话这么辉煌---因为她的盛年早逝。斯坦尼姆的说法其实也适于他们——詹姆斯·迪恩,猫王,戴安娜王妃,约翰小肯尼迪。

 

她说:“当过去死了,会有哀悼,但是当未来死了,我们的想象力不能控制地要延续它。玛丽莲·梦露会成为她立志要成为的严肃演员吗?她能够幸存从性感女神到世俗女子的转变吗---那衰老不可逆转之事?她能停止灾难性地嫁给那些她想与之同化的形象吗(受爱戴的迪马乔,绝对知性的米勒)?她能发现一个爱与理解真实的她的伴侣吗?她能摆脱她浪费生命的药瘾和拖拉毛病吗?她会有或领养孩子吗?在女性增长的力量中找到支持还是感到受威胁?进入有知识的世界或努力继续受嘲讽?幸存并享受她现在会达到的年龄?”

……

 

“从不认识她的男人好奇他们的爱与保护是否会救了她。从不认识她的女人好奇她们的同情与友谊是否也会如此。对女人和男人,玛丽莲的鬼魂体现了一种特别有力的希望:拯救幻想。我们不仅幻想玛丽莲·梦露生活更快乐的结局,而且我们幻想我们是带来这种结局的救世主。”

 

学者也做了他们的工作,S. Paige Baty的《美国梦露:一个身体政治的形成》(American Monroe: The Making of a Body Politic)解释了为什么对于梦露的述说仍然源源不断-----她,在美国想象中仍然活着:作为偶像,作为神秘的自杀案的主角,作为一个讲述美国故事的角色,映射它所触及的一切,成为探索后现代状态之性格的现场。

 

行文至此,我到亚马逊网站做了一个搜索,输入玛丽莲·梦露的英文名,出来392个书名。再去google搜索,点击之下,它告诉我:约有2,220,000项符合marilyn monroe的查询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