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重读《玫瑰之名》  

2005-06-19 17:1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慢食运动是从意大利发起的,其名的反面自然是速食。看完了《达芬奇密码》,又想看《玫瑰之名》,似乎也是一个道理。《达芬奇密码》两天翻完了,《玫瑰之名》看了两个月还在看,一是速食一是慢食一是麦当劳一是米奇林。

 

《玫瑰之名》现在看比较好玩一些了。最早知道它是因为法国大导演拍的电影,那还是我在中国看内部电影的岁月。电影当时我的印象很“震“,虽然那时我对它的宗教背景不了了之,但是其惊险犯罪剧的情节,神秘的中世纪氛围,随便什么观众都应该看得入胜。背景陌生,更增加一份迷离。看了电影之后,找了《玫瑰之名》的中文版来看,却没有看完。对于艾柯掉的书袋,实在太不熟悉了。电影容易看,是因为去掉了不少历史细节。

 

再后来看到艾柯,是读研究生院时,英文系本科的一个房友拿着他的随笔集东一头西一脑地看着,我也翻了翻,居然不是说美国体育就是拉斯维加斯,于是又找来《带鲑鱼去旅行》等等来看,他的成名作《玫瑰之名》倒是不再过问。

 

重新找出《玫瑰之名》,因了去年一趟冬日的意大利之旅。印象最深的是两个中世纪小城:阿西西。圣吉米尼阿诺。而冬日的威尼斯和佛罗伦萨也少了游客的喧闹,更显露出它们中世纪城市的面貌。欧洲的中世纪,在中国时离我们太遥远。也许如此,我现在的兴趣倒是更在它上面了。看画早厌倦了印象派,甚至文艺复兴的三大师似乎也因为以前听得太多而没那么新鲜,反而是比他们更早的几个画家,让我有耳目一新之感。

 

艾柯研究符号学,似乎也离我们很遥远,但是走进随便一座教堂,满目皆是符号,而西方一般民众无需学者向其讲解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玫瑰之名》在西方是国际畅销书,在中国就难。它写中世纪当然要比《达芬奇密码》深奥,但是对西方读者的障碍自然没有对中国读者的障碍那么大。这就好象金庸的历史武侠小说,在中国是普及读物,但是让一个西方读者来读,没有一点中国历史知识的话会觉得非常陌生。

 

现在再读《玫瑰之名》,也是因为对于欧洲中世纪的历史有了些了解,关于宗教,关于十字军,关于美术,等等。而在意大利的旅行,不经意之间就处处接触《玫瑰之名》的那个世界。意大利也象中国古代那样,称某某人的时候在名字前加地名,所以阿西西的圣弗郎西斯这个名字老是听到,十二世纪圣弗郎西斯教派的创始人,但是我没想到有机会去他的家乡。住在佛罗伦萨,去阿西西很容易,早上起来走到火车站跳上一列火车就是了。山顶上的小城,远远望去,沿山崖而建的修道院和教堂庄严而有大气魄,尤其在夕阳的余辉中。小城仍然还是中世纪时代的面貌,走进教堂,却是活的,看上去是下了学的中学生们嘻嘻哈哈三三两两地进来,神父已经站在前面,正要开始一场礼拜。而我要看的那两壁的壁画,是美术史教科书上著名的作品。这些人就在这样一个活的经典中进行着他们日常的仪式。历史与现实贴得如此之近。再看到《玫瑰之名》里提到圣弗郎西斯教派的地方,也活了起来。读书与行路,就是这样彼此都添了意思。

 

(外滩画报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