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我的玫瑰香----新书代后记  

2005-07-28 13:1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玫瑰香系欧亚种,原产英国,英国人斯诺于1860年用黑汉与白玫瑰杂交育成。于1920年前后由北京故宫引入河北昌黎县凤凰山的王家山,而后遍及凤凰山一带。

  玫瑰香不是玫瑰,而是一种葡萄。自我有记忆起,它就在那儿,在我家里屋的窗前,我一直庆幸,能跟有这么美丽名字而又美味的葡萄结缘。

  那是缘于喜爱植物的祖母。我从她那里得到很多东西,对植物的爱好就是其中之一,而一切又起始自那株葡萄。玫瑰香于我出生之前不久栽下,祖母说,是为我的来临而备。所以这是一株跟我一起长大的植物,或疏影横枝,或绿荫密密,不管是浅斜还是浓蔽,陪伴我的童年,当然也陪伴我的记忆。即使它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已久,可是却早已潜入内心包藏最深密的诗意。我想应该是我生命中得到过的第一份珍贵礼物。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让我记忆的童年枝叶繁茂。

  记忆中盛夏午后,绿影婆娑窗前,小孩子的我,吃着葡萄看《红楼梦》。那是一个超然惬意的梦。

  也许我第一次从书架上发现了那本泛黄的,当时显得很奇怪很辽远的书,正是葡萄果实累累时,而除此之外的美味并不多。总之,后来一到吃葡萄的时候就想到《红楼梦》,一读《红楼梦》就想吃葡萄,玫瑰香葡萄成了我的小马德琳蛋糕。但是自从远离那架葡萄之后,我却还没与那记忆中的味觉再度相遇。现在葡萄可以天天有之,可是不是“那种”味道。

  关于冬天的意象——葡萄藤被埋入地下,堆起个小土包。盼望下雪,盼望那土包成为雪人的坐席。一班小友可以为此激动大半天,为了张望雪人有没有融化又可以忙乎上数日——直到盼望下一场雪。

  某年冬天,偶望空空的架子——挂着一串钥匙。却是夏天跟小朋友玩时,不知怎么甩到架子上去的,当时是不知不晓,找了一整天,最后是以为钥匙丢了。不想冬天来了——钥匙挂在架上,构成一份永远的恍然的惊喜。也许事物都是这样,总有个结果,只是不一定能马上为我们所知。

  春天却得劳动。被奶奶逼着给葡萄藤浇水,一桶又一桶,要到自来水管去接,然后提回来。我绝对不情愿,但奶奶说了,要想吃到又大又甜的葡萄,春天浇的水得越多越好。而我在惬意地吃到葡萄的时候,当然也承认春天的劳作是值得的,现在越来越喜欢种园艺时的那种感觉,身体力行,又有美丽又有果实,何乐而不为。

  葡萄结下来,给邻居送去分享,中国人邻里之间的情份,也是从祖母那里得到的一份熏陶。当然,我们也同样能吃到邻居香椿树上摘下的香椿,掉下的脆枣。我们住的不是高级的庭院,而是北京最平民的那种好几户一字排开的平房杂院,现在想来很艰苦,但是植物葱笼。

  至于结局——当然,像所有类似的童年故事的结局一样,奶奶去世了。我十二岁,这之后我就转了学,先走读,继而住校,葡萄的记忆逐渐模糊,那就是童年的正式结束吧。再过两年,我们搬家了,永远离开了那株葡萄,再也没有看见过它。

  上中学,上大学,总是往更远的地方跑。但是跑得越来越远,那株葡萄的记忆却离我越来越近。我渐渐知道,人生其实不是直线,而是弧线,我会再次与那株葡萄相遇,提笔记之,也未尝不是相遇方式之一种。童年的那株葡萄可能早已回归土地,但是我与它的关系并没有终结。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