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参展威尼斯的两部女性电影--修改后的影评  

2005-08-10 09:32: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电影的八十年代女导演之多,在世界电影史上都属于现象,因为无论是工业化的好莱坞,还是小作坊的欧非亚,女导演都属于凤毛鳞角。而那个时代中国女性导演的作品,往往被气势宏大的主流话语所淹没,至今还是可以挖掘的话题。

 

到了所谓中国电影第六代,我曾在纽约集中看影展,有一个强烈印象,就是极少见女导演。 这两年更年轻一拨做电影的好象女性又多起来了,而且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从明星路过来的,从DV路过来的,之类之类。正好威尼斯今年挑选的两部中国片就都是女导演作品,而且都是女性主题,一个是新人李玉的《红颜》,一个是宁瀛的《无穷动》。凑巧还是有想法?

 

李玉的背景我一点不了解,总之是很年轻,据说这是其第二部电影。乍看跟《站台》《孔雀》《青红》等等有点象,都是小城镇生活,用方言对白。不过看下去,《红颜》的女性主义立场非常强烈。《孔雀》里的姐姐,几乎是那个时代理想追求的化身,姐姐的理想一步步破灭了,那个时代也破灭了。姐姐的形象承载着一种理想和记忆(据说演员的挑选缘于其象《我的父亲和母亲》中的章子怡)。《青红》里的女孩子更是纯洁,被动,是成人(父亲)与男孩(男友)之间争夺的一个宝贝。她也承载了一种梦想,父亲的上海梦。她被男孩子强奸了,几乎就是这个梦被强奸了。在男人们那里,女人很容易成为一种象征,一种欲望的折射。她们真正的自己,一不留神就在这象征中逐渐模糊起来。

 

《红颜》里的女孩子,却无缘承受那些崇高的梦想,不知道她的父亲在哪里,上高中时稀里糊涂就跟男孩子怀了孕,似乎也跟浪漫没什么关系,不得已只好把孩子生下来,孩子送了人,自己也被中学开除掉,成了永远的“破鞋”。后来她成了小剧团的演员,过着狼狈不堪的生活。但这影片还不止于此,女主角的母亲,收养小男孩的母亲,生活中曾经有过的男人都不约而同离开了她们。所以,三个没有男人关爱和支持的女人,他们生活中最美好的男性是他们自己养育出来的儿子----那个还没被社会污染的小男孩。说这电影的女性主义感觉强烈,应该是不夸张的吧。电影里一再出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意象,我觉得整个故事已经够残酷的了,不知这些意味过于明显的镜头是否画蛇添足。按说这样一种女性电影应该说是很能打动人的,而且影片的手法也不是特别形式主义的。但是它呈示残酷几乎到让人麻木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山水外景镜头之美跟阴暗简陋的室内镜头形成鲜明对比,是真实,也是某种暗示?

 

几个演员都选得特别合适,演母亲的演员李克纯尤为突出,这些年早把她忘了,总之半天没认出她来,最后一场哭戏更是坚决不顾形象,淋漓尽致,但是我还是一点没被感动。我的反应是纯理性的理解,而不是感性的触动。是创作者的原意吗?

 

 

跟《红颜》中的底层女性正好是另一个极端,《无穷动》演绎的是中国北京城里的出身不凡的一群或名或贵女人,我得承认,去看《无穷动》前,心中带着很大怀疑。一帮名女人心血来潮玩票电影,就算宁瀛是个有口碑的导演,也有点不靠谱吧!不过看完却叫起好,关键是,一连串看了若干同类风格的电影,这部电影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比如近年来国际影展招了不少闷片,所以中国艺术片一味的闷,活泼耍赖黑色幽默放得开的电影很少,倒是主流的冯小刚有些,老百姓们总算有点福。可是前阵听朋友说冯小刚也要较劲去弄能在国际影展得奖的片子了,颇令人郁闷。前阵看过一部《武松打我》,想搞黑色幽默也没到位。《无穷动》里几个更年期女人“混不吝”地招来我们不断笑歪,而且这笑里有对男人的嘲讽,也有对女人的自嘲,对谁都不留情面,豁出去了,挺吓人也挺痛快淋漓的,倒才真能一不留神上升到“文化颠覆”的层次。我喜欢这片子“玩一把”的气质,现在中国电影里缺的就是这一路,有点游戏性质的,比较松弛的。艺术片,商业片都那么端着,把电影看得太神圣了,反而容易匠气。好象追求一个人,太严肃了反而可能追求不到。

 

故事发生在新年,女主人公的丈夫不归,她在丈夫电脑里发现一堆情电子书,遂邀来三位好友,誓将挖掘出谁是丈夫的情人。四个女人一台戏,话题肯定少不了男人。女人凑到一块怎么说男人?《欲望都市》的流行好象让我们知道美国女人比知道中国女人怎么聊男人还多,《无穷动》不能说有代表性,但总算有人让女人在镜头前信口开河说点真话。

 

形式上比较象某一类欧洲电影,小空间,说啊话啊话啊说。近年的中国电影太追求影像,但是电影也不是只是影像。说话类的电影太少,所以我喜欢有这种不同的东西。 看了太多拍摄“沉默寡言的中国人“的记录片,有次我跟一个学院里的朋友抱怨,他批评我说,你要强迫他们说话,倒是你知识分子强把话语加在他们身上了。是这样吗?我还没弄清。但是身在异国,特别不喜欢那种只拍中国人面孔的所谓真实的纪录片,喜欢在纪录片里看中国人说话。北京人是以能说知名的,《无穷动》不能算纪录片,我还嫌她们说的太少,是否完全放开了也不能说准。

 

颓废玩笑的劲头又让我有点让我想起意大利名片《暴宴》,里面是四个无聊的成功男人在一个大宅子里狂吃狂造,到死方休。《无穷动》里四女人吃鸡爪一场可以跟其媲美。四个男人要招女人来陪,四个女人吃够了是打麻将,跳绳,看电视里象是吃了兴奋剂的男男女女唱歌跳舞,父辈的容光如今却成了电视里的滑稽剧般的伪辉煌。这些养尊处优的女人,她们跟《红颜》里的女人一样,男人在这里也是现场缺席。男人或者是她们怀念的父亲,或者是梦中的一个鬼影,或者是答录机上的几句留言,或者是写字台上的一张照片,最后,更成为一个彻底的死讯。(我不喜欢那个太容易让人想到《资产阶级审慎魅力》的“无言走路”结尾。)《红颜》和《无穷动》里的女人最后也都选择了离开,到哪里去?不知道。大城小城,女人面临同样的困境。

 

该片由洪晃,刘索拉等等出演,好处是那种真真假假的颠三倒四更增该片的一种荒诞感,不少“知情人笑话”更显可笑。坏处是除了李勤勤其他都不是专业演员,让有些戏不能到位。其实这种说话多,小空间的戏对表演的要求更高。这些人在生活中都是性格人物,各有各的嘻笑怒骂皆成文章,比如洪晃,为什么要给她弄个大花卷头?是要摆脱她真实的形象吗?大花卷头跟她自身相去甚远,肯定让她不自在。既然是非演员,用生活中的造型不是挺好吗?我猜用纪录片方式拍这些人谈话比给她们排戏好。

 

《红颜》和《无穷动》残酷也好,搞笑也罢,是让人感到不安的电影,不知男性观众是否更加感到不安。也许我们需要这种不安,你怎么看男人,怎么看女人,怎么看男人和女人的关系,让你觉得什么地方好象不对头,所谓文化颠覆,就是在不安中产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