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上上签  

2006-05-11 12:0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记下来的都是乐事,其实烦事也挺多。现在平面媒介似乎很不景气,热点都在网络和电视。我拿着手里的预算,怎么算怎么不够用,没法达到原来的设想。人手不够,可不是自己也就忙。

但是忙归忙,心态比较想得开,自己知道怎么给自己减压,所以外在看不出来,整天好象乐颠颠的,看来已活到了没心没肺之境界。有一天跟朋友喝酒,我说无酒不成欢啊,朋友马上接口说无你不成宴呀。哇塞,我哪有那么开心果?

昨天见一个小女孩,她去年9月见过我,这次见完告别时,她说,你怎么变得年轻多了?我一楞,说,是吗?她说真的啊,变多了。我说,有那么明显吗?她说,有有。我说看来人的精神面貌都写在脸上啊。去年她见我时还是大病初愈,现在基本没事了,又刚从南方游山玩水回来,自是不同吧。心中感慨的是,去年一定好不堪啊?的确在三联见到苗少,就被劈头断喝了一句“你老了”。人都会变老的,所以我也没什么好说。但是生病的确让人更加容易衰老。自前年9月生病,生的是肾小球肾炎,不敢乱动,脸色浮肿,心情也不好,故而更显老吧。

这次出游,没想到两位出身北大的同伴这么迷信,非要在青城山抽签,跟去的我,反而抽了个上上签,抽到时当然也是喜笑开颜,但是其实我基本上是感觉,过去十年经历了母丧,破产,大病,所以现在遇到什么都不算下下了,都算上上吧。十一年前,就是这个五月,晴天霹雳,母亲去世(还未满五十五岁)。而且我是在母亲节那天接到的最坏的消息。那时刚到纽约不久,举目无亲,男朋友在加州,那一天的感觉,不可能有比那更坏的了,比后来真正赶回北京,但是仍然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的震撼还要更大,因为突如其来,毫无准备,并且独自一人面对。

后来又几年都比较低落,这使得我的纽约经验大大打了折扣,跟男朋友吹了,然后有点自闭,见谁都不顺眼。这恰恰是我写《纽约明信片》那几年,居然文章显得生活那么丰富多彩,可见我的文字是报喜不报忧的,或者以文章找乐吧。

后来重振旗鼓,跟几个朋友一起做网络公司,发了些纸上之财,筹划着做些最想做的事,并且以母亲的名义成立个电影基金会什么的,以兹纪念,但是没把握好时机,收购我们的公司破产,我们的股份也泡了汤,一些投资也玩完。

之后就闲散了两年,颇有些无为而治的味道,以为锻炼的心态够平衡了,结果前年去云南,小小的感冒回到纽约竟然发展到肾炎,而且让医生说的,什么吃激素也不能保证好,之类之类,当时还真有点体会到《红楼梦》里袭人吐血时“心中凉了半截”的感觉,心想后半辈子难道就完了,因为我一向最自傲的是健康,我最讨厌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去看中医,中医居然跟别人说我弱得成了林黛玉!搞笑之至,因为我这辈子最不可能像的就是林黛玉啊,什么时候“袅袅婷婷”过?

去年五月回京,病还没大好,本来是要养病的,却又赶上母亲的十年祭,虽然不是我自己出头办的,但怎么也得出去走动一下,当时觉得自己特倒霉,怎么十年间什么事都赶上了?

后来指标趋于正常,觉得在家里胡思乱想没有好处,还是要做事吧,于是又做起事来,但是精神头总是没以前大了,比较小心,人是更加心平气和了,再没有什么让我特别激动,特别兴奋的事,一切都平淡了。

但是从别人告诉我的来看,健康似乎是又回来了。

这于我已经是上上签。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