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达芬奇密码》: 好莱坞也得凑一把  

2006-05-16 22:2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芬奇密码》是那种被称做page turner的悬念小说---富于悬念,该书并且浅显易读,所以更加快速翻篇。书里说的那个比较邪的天主事工会纽约总部大楼,居然离我当时在纽约的住处不远(Lexington街与35街街口!),我和住隔壁的朋友还跑去张望了一下。这个组织发表声明说该书所写关于该组织的事纯属污蔑。看完该书正好去伦敦,还跑去找那个中世纪骑士的教堂,不巧关门,可是环境颇诡秘,符合我的想象。

所以,《达芬奇密码》带动了不少周边产业:书店里会看到《达芬奇密码》一书提到的中世纪历史之谜的书一堆,电视台纷纷推出揭密纪录专题片,去巴黎伦敦看卢浮宫西敏寺教堂的也大增。现在又来了好莱坞版本,其班底也是相当正宗好莱坞:罗·霍华德(Ron Howard)和汤姆·汉克斯,两人合作过《阿波罗13号》,导演善拍“美国主旋律”,汤姆·汉克斯则是美国的“everyman”第一号选择,应该是票房保证吧,虽然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个组合太中正而没有新意,比如我的热衷该书的邻居听到选角决定后就大失所望——她觉得男主人公非罗素·克洛莫属。至于女主角,倒是没有什么争议,因为《天使爱美丽》使奥德丽·多杜成了来自法国的最新一位大众情人。实在不可能想像由美国女演员来演这个角色,而法国女演员年轻一代的谁又比她更为人知呢?好莱坞选角考虑的不仅仅是角色的符合,而且要考虑到演员的知名度。多杜的存在,毕竟让《达芬奇密码》避免了《艺伎》女演员的选角争议。再加上让雷诺的加盟,让法国人跟美国人在911之后的关系紧张中,在一部娱乐大片中终于可以友好合作。

但是美方的霍华德和汉克斯这对组合,实在是太主旋律太中规中矩吧。

《达芬奇密码》文字平淡,技巧也谈不上多高,其畅销的一大原因,是故事触及到了西方人的最深处神经:颠覆基督教历史。不但说基督有红颜知己,而且还留下了骨肉,这骨肉就是多杜演的那个女主角,这故事还不耸人听闻吗!就好比咱们这边,谁编个故事,弄出个现代女郎,有文化,有风度,有美貌,然后你说她是……佛祖的后代?还是受迫害的那一支?

耶稣被杀了以后,十二门徒四处逃窜,总之是风云变幻风雨如晦的日子,这些人四散到各个地方,每处都有每处的故事,真是小说家编故事的好素材。《达芬奇密码》的畅销,还跟女性主义运动之后,对于教会男权中心的颠覆运动有关。历史学家开始发现越来越多的资料表明抹大拉是早期基督教运动中一个重要人物,跟基督倒底是纯粹战友关系还是战友加恋爱的关系就不可考了,但是目睹基督复活的人就是她,那时其他的门徒都不知道跑那去了。可是在基督死后的权力斗争中,男权胜利了,所以我们一直只说十二门徒十二门徒。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所以抹大拉最后被跟一个同名妓女混为一谈,跟我们的“红颜祸水”也是异曲同工。《达芬奇密码》的线索,当然就是由此展开。斗争失败的玛丽抹大拉,跑到马赛隐姓埋名,与基督的骨肉在法国被保存下来,又跟中世纪的骑士运动发生了关系,最后还扯上了达芬奇。这些事都很难考,但是让我这基督教传统之外的人都想入非非,《达芬奇密码》拿这编故事,再套上中世纪的密码技术,秘密团体,能不让一般西方读者爱看吗?

《达芬奇密码》涉及的另一中世纪遗产是秘密会社-----这也是金庸小说的迷器之一,有时还把皇帝也编进去。中世纪封建社会一切都不透明,充满秘密阴谋,这一点东西方都是一样的。比如你置身西方的什么城堡,宫廷,里面发生的故事跟我们的清宫戏也差不多,只不过欧州结束封建社会比较早罢了,而且传统与现代之间的过渡衔接比较更和缓一些而已。西方在中世纪向现代的转变过程比较长,有法国那样激烈的革命,更多是比较和缓的过渡,所以传统的东西只要无伤大雅的,保留反而很多,就比如秘密会社这种东西,在西方现代社会仍有延续,不过都比较无关紧要罢了。宗教组织与政权分离,宗教团体只要不害人也没人管它倒底干什么,而在美国的大学里,大学生的社交好多还保存着“结党营私”的方式,名曰兄弟会,姐妹会,不是想加入哪个就能加入的。电影《Dead Poet Society》里就有反应美国东部私立名高中里面学生的小团体。这种私人团体其实在美国名校中还很流行,兄弟会姐妹会的成员一起玩互相帮助,对以后的发展也有影响。象有名的耶鲁大学叫做Skull and Bone的会社,非常神秘,吸收会员有自己的标准,仪式,从不对外公布。揭密的人会指出他们的入会仪式还是中世纪那一套神神鬼鬼的东西。会员基本上都非常精英化,美国颇有几届总统都是其会员,包括现任的布什,以及前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凯瑞。耶鲁是名校,出来的学生在美国各界都能混得不错,所以头骨社的成员能找一出一串各界精英人士当然也不足为奇。

现在人们都知道《达芬奇密码》的灵感来自八十年代的一本畅销书,非虚构作品《圣血,圣藏》(Holy Blood, Holly Grail),这还引起了一场侵权官司,这官司正好最近尘埃落定,法官判丹·布朗不属于抄袭,无疑又替电影做了先期宣传。《圣血,圣藏》之畅销,也是不仅碰了基督教的历史,还牵扯到西方传奇另一丰富遗产,就是圣杯故事。整个中世纪,关于基督圣物的故事此起彼伏,一会儿是裹尸布了,一会儿是染了血的衣巾了,也象佛教存舍利一样,哪座教堂得到了,地位可就不一样了。《达芬奇密码》跟《圣血,圣藏》都说圣藏原来不是物,而是耶稣血脉的传人,倒也真是另辟蹊径了。

对于基督教正统来说,这些都是异端邪说,所以宗教人士在书出版后就对之严正反驳,而对于象艾科那样的对中世纪研究很深,并且写过《玫瑰之名》这样比《达芬奇密码》段数高许多的畅销书的学者来说,《达芬奇密码》里的很多说法根本就不能当真,这倒让我想起了法国导演拍的那部《玫瑰之名》,那部电影倒是绝对值得一看。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