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喝酒也分原教旨和多元, 啊啊  

2006-08-08 08: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BSOLUT可谓是近年来最成功广告案例,生生把原来俄国粗汉喝的伏特加给弄的时尚无比。现在做ABSOLUT的瑞典公司再接再厉,做出比ABSOLUT更高一档的LEVEL,他们的品牌大使来中国,在别苑给媒体示范怎么处置这款LEVEL,不外乎干喝,加冰块,加冰块及鲜果汁(水果现榨,极少量的),或者是马提尼:加BASIL等HERBS的草本马提尼,或者是加水果的水果马提尼。

座中有男士对于花样百出不以为然,坚信最好喝的就是干喝,而且在把某种地方产品“全球化”之后,必然失去它的一些原味。而女士们更喜欢喝加兑了其他东西的,我们笑称那位男士是伏特加的“原教旨主义者”,而我们是“多元文化主义者”,啊啊。

其实ABSOLUT之所以发展LEVEL,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喝伏特加的,而且就是为鸡尾酒的,因为毕竟在西方社交场合,干喝白酒的哪有, 喝鸡尾酒就得体多了,不会很快就醉熏熏的。

 

想起写马提尼的旧文一篇,录于下:

都市的马提尼

“伏特加马提尼——干度适中,摇晃,而非搅拌”(vodka martini, medium dry,shaken not stirred),这是007邦德在酒吧边的名台词。007的敌人一听这话,就该识别出大名鼎鼎邦德,否则别在场面上混了。当然,007的敌人都巴不得给007端上一杯马提尼,那目的可不是为了跟邦德交朋友。在《皇家赌场》一片里,邦德还为身边那位邦女郎(双重女间谍),即兴发明了以她名字命名的Vesper马提尼,少了点伏特加,加了些杜松子酒(Gin),当然还是“摇晃而非搅拌”——因为摇晃,口感才能特别冰凉,而且有种雾的效果。当然,摇晃的动作也符合邦德的形像,有气无力地搅拌,那感觉不对吧。

  好莱坞酝酿过来个女007,她该喝什么样的马提尼呢?《性与城市》的时髦女郎则是让“大都会”(Cosmopotitan)成了前几年曼哈顿女郎的流行鸡尾酒。为了区别邦德马提尼的男性化,“大都会”是带着女性华丽色彩的,是四位时髦女郎的一件饰品。可是如果真有女007,制作者当然一定要发明一种既非“伏特加马提尼”,也非“大都会”马提尼的品种,符合我们007美女特工英雄的身份。

  威士忌直接了当,苦艾酒属于巴黎的文人艺术家,啤酒平凡,龙蛇兰是拉丁饮料,就如同二锅头属于北京老爷子。马提尼的优雅杯子适合城市气氛,但是又简单低调。所以,绅士间谍的邦德在吧台边,自然而然要喝马提尼;《性与城市》里的曼哈顿时髦女郎,也要喝马提尼。只不过他们各自有各自版本罢了。

  当然,在全世界游来荡去的邦德,虽然马提尼代表了他的一种形像,但是必要的时候,他在日本知道喝正确温度的清酒,在意大利知道喝什么红酒,到佛罗里达西角喝啤酒跟群众打成一片,关于俗世的乐趣,有什么能难住邦德呢?

  更特殊的场合,尤其讨好红粉知己的时候,他也会开法国香槟。他对于陈年香槟Dom Perignon 53和某几年的Bollinger的偏爱,当然也会让这两种香槟声名远扬。

  西班牙超现实主义导演布努埃尔也独钟马提尼,而且他是马提尼的纯粹主义者,不喝邦德那种伏特加马提尼,而是纯粹杜松子酒(琴酒)的马提尼。马提尼的纯粹主义者认为伏特加马提尼必须注明伏特加,而他们喝的马提尼是没有伏特加的。布努埃尔的自传读起来有趣极了,一片天籁的纯真自然,学是学不来的。且不说别的章节,单说其中一章《俗世乐趣》,专门讲他对酒烟和酒吧的热爱。他喜欢酒吧,可不是象好莱坞电影《鸡尾酒》里那种闹哄哄的酒吧,而是像他的电影常常是白日梦一样,他喜欢白天的安静的光线黯淡的酒吧,独自沉思不聊天的顾客,而他叫上一杯喜爱的鸡尾酒,一坐就是一下午,构思他的下一部电影。他甚至认为这样的时刻是神圣的,而激发这种神圣,喝的饮料必须是英国杜松子,而且是调成甜味极淡的马提尼。“喜欢甜味极淡马提尼的内行们建议在混酒时,只允许一线阳光略过一瓶Noilly Prat(调马提尼用的Vermouth甜酒的一种品牌)。某段时期在美国据说调制淡马提尼类似于天主教关于圣母纯洁无原罪的教义,因为圣徒托马斯·阿奎那斯曾经说,圣灵穿透圣母的处女膜,‘有如穿过窗户的一线阳光——不会让玻璃破碎’。” 天啊,这就是有天主教背景的人随便说话,把一道酒能扯成这样。布努埃尔虽然后来持无神论,可是他有一个中世纪式的童年,所以他的电影处处可见天主教文化的影响。

  布努埃尔对于马提尼的另一要求倒跟邦德一样——冰块必须够冷,不能融化,“没有什么比水兮兮的马提尼更糟。”布努埃尔还给出了他的“专利”调法,据他说是他“长期实验的结晶,保证产生完美的结果。”——“客人来的那天,把所有原料——杯子,杜松子,拌酒器放入冰箱。用温度计确定冰块大约在零下二十度。在你的朋友抵达之前不要把任何东西拿出冰箱,到了之后,在冰块上滴几滴Noilly Prat,和半小勺Angostura苦味,摇晃,然后倒出来,只留冰块,两种味道只在冰块上留下了轻微的残迹,这时把纯杜松子酒倒在冰块上,再次摇晃,然后就可以入杯盛给客人了。”

  最有趣的是,在后来的章节,提到《资产阶级审慎魅力》那部电影时,他还不忘在括号里加一句:“我必须承认,能把我的私人马提尼配方包括在戏里,让我多开心。”这自然指的是一群朋友周末应邀午餐那场戏,到了之后,主人奉上鸡尾酒,自己却不见了——这里的酒,自然就是布努埃尔按自己的配方调的,可以想见那天他的兴致勃勃。

    我呢,也必须承认,没有哪本导演自传让我读起来觉得这么有趣了。

(原载于万象<杯中风景>,收入《想像舞蹈的马格利特》,布努艾尔自传英文名为《MY LAST SIGH》,中文译本见过一本叫做《我的最后一口气》的,把我惊倒过的书名。)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