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树纲叔叔的书和一纸便签  

2006-08-11 09:5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阵跟老六杨葵等吃饭,说到手写信,我真的是很多年不用手写信了,大家都回忆起中学,大学的时候,放个假也会跟好友通漫长无比的信,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写出来的啊,怎么有那么多话要说呢,说的都是什么来着?现在天天在MSN上,也没什么话可说了。

今天收到刘树纲叔叔送的他的剧作集,三月份就交给妹妹了,妹妹一直忘记转交我。我打开书,赫然有树纲叔叔的一纸便签,竖写的,好漂亮又有力的字,短短几行话,提及几年来会经常看到我的文章,提及看我写的关于过去一起过春节的事情几乎泪下,一纸便签,好有力量啊!我也几乎泪下。前天跟朋友吃饭,吃到北京芝麻小火烧,还跟朋友提及小时到树纲叔叔家吃他家奶奶现做的小火烧的事情呢!跟父母的老朋友很少见,因为见了也是感伤。其实冬天的时候在保利看《桃花扇》,中场休息的时候,在大厅里看见了树纲叔叔在那里跟人讲话,终于没有过去打招呼。

说到八十年代话剧界,高行健的《绝对信号》《野人》,刘树纲的《一个死者对生者的访问》《十五桩离婚案的调查剖析》,是中国话剧新浪潮的发端。关于前阵《八十年代回忆录》,有朋友表示不满,可能就是不可能囊括所有的东西吧,起码,话剧界的情况就一点没有。

树纲叔叔,沈阿姨,年轻时代是一对壁人,幸福地相守至今,我还记得他们在饭桌上说过文革时挨斗的情形,互相的支持。父亲母亲在各自的行业有些成就,家中来来去去者甚多,但是我从小住校,并不是特别注意父母亲的朋友,后来能交往起来的也甚少,因为我家的教育比较西化,搞得我很独立。我觉得有些是名利场上的泛泛之交,父母不在了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有些却是跟名利无关的性情之交,树纲叔叔,沈阿姨就是后一种,而我从来都是更重视后一种朋友。

看到树纲叔叔的信,我也想用笔在纸上写一封回信,但是多年不写字,字都不会写了。另外,我一直把我的写文章看得很轻,因为一直是业余时间随便一写,但是听到前辈说经常地读,真让我汗颜,白纸黑字,电脑让我们对文字的态度也越来越随便了,敲出来的字太容易,形式如何影响了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