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生命的滋味  

2007-04-14 12:0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果,饱满的,多汁的,甜蜜的,诱惑的水果……感官的愉悦,生命的象征….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之成为凡间的男人女人,都因为园中有棵树,树上有诱人的果。

年少时代看波兰斯基改编哈代小说的电影《苔丝》,纳塔利娅金斯基演的少女苔丝被男主角以一只草莓诱惑,草莓果的红汁配着鲜艳的嘴唇,那处子的新鲜夹杂着成人的诱惑的欲望啊!草莓成为我印象中最性感的水果。

当然还有荔枝,荔枝也跟一位美人的名字相连,“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从小就背的唐诗里这样描述杨贵妃和她的荔枝,贵妃的名字让人想起的几乎是肉感了,也正是那荔枝的果肉给我们的感觉啊。相比之下,草莓虽然也性感,但正像是苔丝的少女的鲜艳,诱人然而清爽。

《圣经 旧约》中有一章《雅歌》,通篇充满着田野和花园中的果实,用它们来寓意爱人和情欲,充满着人类先民那自然而直率的情感,比如:

    我所爱的、你何其美好.何其可悦。使人欢畅喜乐.
    你的身量、好像棕树.你的两乳如同其上的果子、累累下垂。
    我说我要上这棕树、抓住枝子.愿你的两乳、好像葡萄累累下垂、你的气息香如苹果…

    我们早晨起来往葡萄园去看看葡萄发芽开花没有、石榴放蕊没有.我在那里要将我的爱情给你。
    风茄芳香.在我们的门内有各样新陈隹美的果子.我的良人、这都是我为你存留的。

    (雅歌,第七章,节选)

    我妹子、我新妇、你的爱情何其美.你的爱情比酒更美.你膏油的香气胜过一切香品。
    我新妇、你的嘴唇滴蜜、好像蜂房滴蜜.你的舌下有蜜有奶.你衣服的香气如黎巴嫩的香气。
    我妹子、我新妇、乃是关锁的园、禁闭的井、封闭的泉源。
    你园内所种的结了石榴、有隹美的果子、并凤仙花、与哪哒树。
    有哪哒和番红花、菖蒲、和桂树、并各样乳香木、没药、沉香与一切上等的果品。….

    (雅歌,第四章,节选)

如此的生意盎然的生命情感,与自然完全融为一体的生活…..《雅歌》是西方文学中最感性也最美丽的诗篇,以充满诱惑力的意象表现了年轻情侣的激情。可是当基督教发展到崇尚神性反对人性的中世纪,《雅歌》成了《圣经》中最受争议,在中世杰被注释最多的篇章,就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情诗,却被汉儒阐释为“后妃之德”也,《雅歌》也被基督教学者“过度阐释”,明显地是在歌颂人性的爱情,也常常坦率地色情,自然给后世的信徒们带来困惑。到底是情诗偶然被收入了《旧约》,还是象征精神之爱的寓言?中世纪学者都把它解释为上帝与信徒之间的关系,这在我们今天看来是有些牵强的,但是爱这个概念本来是不仅止于肉体的吸引,而带有精神性,所以今人读《雅歌》,更容易理解西方传统中爱来自身体与精神两方面的概念。

 《诗经》也充满了情诗,自然也少不了水果的意象。最有名的应该是《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周礼·地官·媒氏》载:仲春之月,男男女女聚集在野外,互赠水果鲜花,这风气在今天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还保留着,比如三月三对歌会啊什么的。在春风沉醉阳光明媚的天地里采花摘果,投给意中人,本来多简单的事啊。

无论什么文化,水果引起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皇帝用荔枝讨美人的欢心,贵族用草莓引诱少女苔丝的情感,中东的情人们用花果树木比喻爱人的身体与欲望,而古中国的春天野外是一群一群的少年男女投桃送李。

所以,水果也永远让人想到青春,想到生命的盛时。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的〈野草莓〉中的老教授,他梦见了死亡,当他来到年少时度假的乡间别墅,当他来到长满了草莓的林间,在果树下,摘起一枚野草莓放入口中,在他的眼前,少年时代的恋人莎拉出现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一生中最令人眷恋的时光….。这样的意象在德国作家施笃姆的浪漫小说《茵梦湖》里也有,男主角也是跟童年的玩伴和初恋的情人去林间摘草莓,可是他们没有采到草莓,仿佛暗示着他们的爱情的命运。但是与那少女寻找草莓的记忆永远也不会消失,阅读这小说的我,那时既没吃过草莓,也没有在林间采过草莓,但是文学的力量,就是把这生命的体验传递给读者,通过想像成为你灵魂的一部分。而伯格曼的电影,也是在现实,梦境,不同的时间中游走着,生命的种种明朗与神秘,都在那片灿烂的草莓地中扑面而来….。

显然,伊朗导演阿巴斯1997年的《樱桃的滋味》中,当一心求死的主人公躺在樱桃树下时,我显然看到了《野草莓》的影子,看到了伊甸园里的生命之树。生命之果是如此甜蜜,你能够尝到它的滋味是如此幸运,你怎么可能放弃?

纽约中央公园72街入口处,有一块“草莓地”,三条小径交叉处的地面上,马赛克组成一个圆,中间的字样是“想像”,这块草莓地离约翰列农造枪杀的公寓只有200多米。列农小时候老跟同伴们在一家孤儿院旁边的大树下玩,那家孤儿院的名字就叫做“草莓地”,列农后来创作了那首不朽名曲《永远的草莓地》(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列农死了,但是他留下了“永远的草莓地”….

从伊甸园到草莓地,无论是记忆的青春,还是想像的乐土,永远有果实累累,草木芬芳。水果的滋味,生命的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