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娜斯

 
 
 

日志

 
 

李安的一段话  

2007-09-25 23:28:22|  分类: 影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的林奕华跟李安有个谈话,不止于《色戒》,这一段我摘在这里,因为我特别同意。李安说话不温不火,理性,明白,甚至让我感动。大陆跟电影有关联的人--从拍的,到写的,到评的,到砸钱的,到卖的---有多少有这种明白呢?

  “华语市场,看着饼大吃不下”  
  
  中国电影市场绝对有,而且不在台湾、香港。中文市场的潜能非常巨大,甚至超过英语市场,可我觉得我们很缺乏电影文化,真正有电影文化、健全发展的地方只有香港。台湾衰落了,香港我也眼见着它衰落了,所以大家往大陆跑。这是我们的现实状态。可这个市场过去几十年拒绝自己文化的根。在这样的荒土上面,突然想跨越到好莱坞前面,我觉得是一种好大喜功,套用大陆的术语是“假大虚”。基本的电影语言,还有西方的电影片型是一百年建立的,我们并没有那个基础,所以看着大饼吃不下去,也没食物给别人。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你去骂一两个导演,或者几个政策,我觉得是把问题简单化了。

  这几年下来,尤其是《卧虎藏龙》之后,我觉得市场越来越大,但能做的东西大家都在摸索,我也在摸索。这需要社会文化到某一个层次,需要养分和时间,比如我们今天办奥运会,把所有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拿最多的金牌,请全世界最好的设计师盖最大的建筑……就可以做到吗?真的不是这么一回事。社会文化是需要柔性的,慢慢自然发展,这是一个社会文化“匹夫有责”的问题。

  所以我现在看很多电影,不是看导演的成败,而看他怎么在挣扎,看努力的痕迹。环境再差,永远会有电影的狂热分子,他会想办法,关到牢里都有办法拍一个东西出来。有时我会想到塞尚、凡·高的画,他们本身不是很好的画家,画一个东西都画不像,可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挣扎,或许这就是艺术的本身。还在做电影的,还在梦想的人都难能可贵,希望社会不要指责,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帮忙。政策的指导,发行商的智慧,文化工作者的引导都很重要。我们没有答案,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努力。华语文化经历过断层和磨难,现在开始要有一个主导的样子出来,我们也会很贪心,怎么承接过去、适应现在的市场,对整个世界将是一种滋润,我觉得整个过程是很复杂的。  

整个谈话在这里:http://msn.mtime.com/my/335587/blog/590522/

唉,看到这,想本人也算匹夫有责,“引导工作”还是得做。

前两天还有香港陈可辛为《投名状》不“冲奥”而费一番口舌(“冲奥”,听着真烦),都到这年头了,中国做投资和发行的那帮人还不知道奥斯卡外语片是怎么一个奖,整天送一些不相干的片子去,这回终于因为有了美方投资人以及香港导演所以给阻止了。结果这两天又听说,那,商业大片不应该送去“冲奥”,送主旋律《云水谣》吧!我晕!

我在《三联》上写过好几次奥斯卡外语片怎么一回事的文章。我的诧异是好像我国做电影管理和发行的人都刚从月亮上回来还是怎么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片子被送去“冲奥”,就是一新闻,对在国内推销片子有利吧,所以动辄就要说某某片子要“冲奥”。(海外同胞们,写到这里,不用解释啥是“冲奥”了吧,跟奥运无关昂,虽然把文化产业弄得也跟体育似的,就差要求奥斯卡外语片奖也升国旗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